历同|叶蓝|丝路|小椴

楚汉汉初大汉通铺,主攻平良平。私设多,半吊子考据,子房和陈丞相都是男神。
是个逗比。
 
 

江湖老(上)

写飙了,原本想着三千搞定结果大概现在才写了1/3……

有魔改,有人设捏造。

大概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。

真人rps,勿扰。


入江湖要趁早。

时间从来都不等人,一入这片江湖,谁不是真真切切从头开始呢。相较之下,少年人总是意气难消,也更百折不挠些。方青砚战遍长安高手不过十七,将将抽条的柔韧青苗,面上还存着略显稚气的神采飞扬。这是寻常人家也要赞一声的好年岁,多少人求不来的天纵之才。

雨琦背上精铁长剑牵起枣红马走入长安时年方二十,不算早,也称不上晚,城门口切磋比试的侠客团成团,一砖下去能砸到三个。他将马往茶馆一系,不去看边上吆喝叫卖的小贩,绷着脸抽出剑,硬邦邦比出个邀战姿势,嗓音还带...

11 Oct 2017

【张傅】为神明所爱之人

乱写。

上次的西幻设定下张和傅的故事。

总体而言是失去才能够开始。


为神明所爱之人死得年轻。


地下街的酒馆通常没有名字。响亮的名字总能吸引来些客人,不管结果如何,总是更能让人记住一些。

而地下街是混乱的源头,不论是约定俗成,还是心怀鬼胎,大大小小的街道房屋少有挂上招牌的。这是个排斥外来者的地方,小道窄巷森罗密布,像占卜师屋顶纠纷的蛛网。如果没有引导者,初来乍到的旅客总是要迷路的,原住民们透过油渍斑斑的窗,去讥笑满身风尘兜兜转转的行人,若是背着剑或弓,看上去便愚钝可欺的武者,便又装作极好心的样子,推开门喊一声:

“那位可怜人,怎么不去无名酒...

02 Oct 2017

【平良】内测进行时(上)

 写论坛体真是……太费事了,折腾半天刚刚进正题。明天要搞续签担心下午回不来卡不了点,先发前头一段。

祝 @名儿乃一时兴起 生日快乐!希望今后学业生活能够一切顺利,事事顺心ღ( ´・ᴗ・` )


标题是(绞)随(尽)手(脑)取(汁)的,文很扯很乱搞,慎入。 


【内测】各位想体验美人簇拥事业飞升走上人生巅峰的兄弟们!!绝对不要选


各位想体验美人簇拥事业飞升走上人生巅峰的兄弟们!!绝对不要选

№0 ☆☆☆我□□□□了他老于 20:37  留言☆☆☆


……哈?

№1...

14 Sep 2017

如何关怀和保养你的导师

部分师生,西幻paro。很短,很乱,很无趣。

题目来自于《自然》杂志上一篇正经论文《The care and maintenance of your adviser》。最近在补盗皇又吃了点西幻文,感觉标题挺合适的,扯到一半发现竟然还应景了……


昭幽·法师塔


“修行。”刘雁依一身白袍,双手合十,沉声道,“导师已为我们做出表率,不论是神职者、法师或是剑士,只有日夜不辍的修行才能指引其前进。”

田坤为盔甲关节抹上护油,说:“大师姐说得对。”


“对,也不对。”汪采婷身披银色斗篷,妙目一转,灵秀异常,...

10 Sep 2017

[楚汉X剑三][平良X秀羊]818楚河汉界的那些基佬男神(2)

【作者不是我】←醒目   
二十一岁了,于是某位年更的宝宝给二十岁生贺更了一发……

我,我会活到完结的那天的……

(1)


 [楚汉X剑三][平良X秀羊]818楚河汉界的那些基佬男神(二)

06
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新兴浩气帮会,在恶人绝对强势服和恶人第一大帮打帮战,实在是不怎么明智。很快,楚歌的人纷纷神行,帮主夫人把红包补贴一发,大家就散了。
张良把号停回主城,心想这回可以下线了,忽然就收到了陈平的密聊:“子房大大来打jjc呀#欣喜”
⋯⋯到底为什么要“#欣喜”???
情缘相邀,左右没什么正经事忙的张良自然没有拒绝,一边问他“22还是33”一边点他进组,一进...

05 Sep 2017

【冯谢】堂前燕

是一发大纲灭文,脑洞太多了个个都写活不成了……

穷小子和富家女(x)的恋爱故事。


时间是玄光期,张衍等人受困小魔穴,最终趁海眼开放,一行人将谢宗元冯铭送出魔穴,向派中求援。

正逢守名宫彭真人意欲冲关破境,封锁入口,内外不得出入。二人虽然重复了很多次事态危急,但毕竟只是明气弟子,即便皆为真传,在守名宫中也没有多少话语权,反而直接被请入客房变相软禁了。

冯铭呢,本身虽然性格沉稳,但是心有傲气。他觉得受了一行人委托便是身负性命责任,结果被送出来以后什么都做不了,甚至因为他人微言轻,连守名宫封锁的理由都探查不出来,一时间心急如焚,忍不住就和人起了冲突。

谢宗元...

03 Sep 2017

鹤真人!!真人!!!⸜( ´ ꒳ ` )⸝♡︎!!为了这个老师要把所有脑洞都写成文qwq……

洒金书签纸:

(瞎掰的)鹤道人和幼年陶,提前 祝@谢安之生快! 

02 Sep 2017

【张陶】溯洄从之(3)

3


张衍行事向来雷厉风行。这点,昭幽早年总管罗萧是最有发言权的。

他笃定此次机缘在阿青身上,问清前因后果后,便决定隔日动身。奈何凡尘俗世间,总有那么些抹不开的规矩法度,张衍此身法力尚弱,又携一未曾开脉的幼童,便是得了元容相助,着实也有些爽利不起来。

诸般事宜物件备齐后,已是入夜。阿青一直安静守在一旁,夜间泛凉,他不自主蜷起身子,听他们谈毕了,便睁着微有倦意的眼抬头看向张衍。张衍掌一油灯,冲他微微一笑,道:“时辰晚了,不便麻烦元娘子再收拾一屋,你今夜同我将就一间罢。”

他低低应了一声,便随张衍踩上那“吱呀”作响的木质阶梯,往客房走去。


陶真宏的乞儿出身,...

01 Sep 2017

一小段

脑了个很雷的梗,结果大晚上mjj出了为所欲为……

抛上来一段督促以后写。


“修者求长生为何?求一不落于人,求一逍遥平生!真阳修士,法随意动,心凭自主,好不快活——然身拘大界之内,正身无能轻动,意念不得轻起,天地同寿,日月同光,千万载岁月不过枯坐一界坐视周天万物,这般可称得上是纵情逍遥?莫非欲求大道,便需斩却七情六欲,不染一分尘埃么?”他双瞳几为赤色,字字句句道来,“掌教真人,秦上真。您一心大道,行路唯一,是否这其余三千道路于您皆为歧念?有情道途,无情道途,是否倾慕爱恋不为有情,唯怀苍生大爱算得上有情?我若死于寻道之中,您是否也视我与山海万物并无不同,只道一声道途艰险、十不存一,便再...

29 Aug 2017
1 2 3 4 5 6 7
© 谢安之 | Powered by LOFTER